首页 > 热门招聘 >新闻内容

为什么有的公司开发小程序价格会如此低?

2021年01月07日 18:14

       现在市面上有很多的第三方开发公司,有的公司报价只要几百块,而有的公司报价上万,甚至有的公司跟你说不要钱……

      或者很多网站直接摆出了一键生成的免费模板。很多人在初次入行的时候都难免被那些免费模板给吸引过去,但是又担心是一个陷阱。

      确实是有陷阱在里面,这个世界上不会无缘无故天上掉馅饼。这些免费模板的背后是高额的服务器费用,也就是维护费。而且免费模板当中功能一般都是固定不变的,对于不同的商家,针对同个免费模板就不一定适用了。

       在使用的过程中如果出现什么bug,虽然商家需要支付高额的维护费,但是却没有专业的售后人员来解决bug问题。可以说选择免费模板到最后砸了钱,出现问题却无人问津。

事实上,真正决定小程序开发价格的影响因素主要是两个方面:

一个是开发方式,一个是功能需求。



       对于准备低成本开发或者短期内使用的商家,可以考虑使用一键生成模板,开发周期一般是3-7个工作日,快的就3天,能够满足商家的基础需求,价位一般是几千块钱,具体取决于功能的价格和数量。而且如果功能合适,直接买开发公司现成的小程序也是可以的,毕竟现在这种模式的小程序已经很成熟了!

       第二种是定制开发,对于小程序有比较高要求且资金充足的商家可以考虑。但是这种定制开发的成本比较高,一般是1W-10W+,而且制作时间方面较长,至少是一个月起步。

      总的根据目前经验来看,商家根据自身功能需求去选择相对应的开发品台,另外对于免费以及特价的要格外注意,以防上当受骗。

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有丰富的资源优势,成熟的经验优势,强大的技术优势,优质的服务优势;根据客户的实际情况进行开发设计跟SEO优化,从而更快更有效的部署软件产生效益,满足企业的市场需求。需要可加微信13539285443详谈!


相关推荐

"2021年租客网更懂租客,让租客爱上回家 "

你一个小小外地人,敢和财大气粗的房东抗衡?很多人认为这无疑是蚂蚁斗大象不自量力,毕竟“胳膊是拗不过大腿的”。可现在2021年了,租客的腰杆是越来越硬气:“我不要房东觉得好,我要我认为的好。”这霸气的租房要求和几年前相比,那是万里挑一也难遇的。想必很多人就纳闷了“你一个飘在他乡的求租者既不多金又没熟人,指望什么呢?”租客网为你解答。随着中国租购同权、房住不炒的政策越来越惠民,极大促进了中国租房市场成熟健康的走向,成功带动租赁经济的高速发展。借助共享经济,“租客网”以租客为核心,为广大租客和房东共同发声,“好生活、租着过”将会给租房市场注入更多健康活力,让租客依靠租客网的众多真房源,拥有更多选择,轻松实现“租客心中最理想的租住生活”。谁还没经历过租房的辛酸史,但当租客遇到了“租客网”,租客网所构建的美好租生活的大租客生态体系,无疑是在互联网时代给供需不平衡的租赁市场架起了一座牢固可靠的桥梁。租客网于2016年成立至今,作为一家集房产租赁服务、闲置物品租赁服务、专业技能外包服务和租客人生安全保障服务为一体的以数据驱动的价值链生活服务平台,也是互联网租客唯一正宗的官方平台。租客网突破传统的“强硬的买卖式租房体验”,从租客需求和房主需求两大需求方着手,创立了全民诚信租赁平台。——有第三方平台的支撑,让租客多了更多选择和依靠。但,租客网不只是租客的依靠,针对租客关心的:“房租没标准、租房套路多、所见非所得、房东不诚信、押金难要回、吃亏难维权”和房东关心的“出租速度慢、空置期太长、租客素质低、房屋易被损、问题难追诉、维修跑断腿”等难题,以及中介最在意的“端口费太高、真实度太低、平台抢客户、没有公平性、房源数量少、成交机会低”等市场性难题,租客网从解决租赁过程中的诸多痛点出发,以“好生活,租着过”为目标,针对不同群体,率先开启了包括“租客惠、全民合伙人”在内的各类创新服务。经过了长期的市场磨合,2021伴随租赁经济的快步稳定发展,租客网也和广大租客们一起迎来了租客黄金时代。大租客时代也在从传统的只租房融入到更广阔、更丰富、更多元的租住生活体验。随着2020年租客网旗下租客惠的大力度践行,不管是咖啡厅、健身房还是餐饮店、奶茶店都可利用租客惠优惠买单,即买即用、无需预约、无需等待,享受的买单优惠或者领券优惠都可让租客得到实实在在的优惠,节省下更多的钱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广大租客们不仅可以住理想的房子、和志同道合的室友分享点滴趣事、在吃喝玩乐上也更多优惠便利。当租客们更加快乐的享受租生活,他们会更加热爱这座城,为城市建设做贡献,为梦想添加动力,“租客网”就是让租客希望融入当地人生活,和喜欢的人结交朋友,在租客网的助力下,生活的更加安心舒适。

2020年12月28日 10:44

三星和韩国政府的恩怨情仇:捧得起你,就摔得起你

本篇文章3770字,读完约10分钟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贝克街探案官(ID:bkjtag),创业邦经授权转载。2020年6月9日,据韩媒消息,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驳回了检方要求逮捕三星集团副董事长李在镕的请求。法官认为检方提出逮捕李在镕的合法性存疑、证据不够充分,所以作出不予逮捕的决定。此前韩国检方申请逮捕李在镕,认为三星生物公司涉嫌会计造假欺诈,以及2015年三星子公司合并具有争议,很有可能违反了操作原则。但是无论如何,李在镕暂时已经安全了。在三星董事长李健熙已经入院四年持续昏迷不醒的状态下,李在镕深陷法务纠缠,对三星造成了不利的影响。虽然韩国法院此次驳回了检察院希望逮捕李在镕的决定,但是检方已经表示将会继续收集证据,不排除跳过逮捕步骤直接将李在镕告上法庭的可能性。从1938年李秉哲创办三星商铺,再到李健熙接手将三星做到了占韩国整体GDP高达20%的跨国巨型企业,其已深透渗入了韩国的方方面面。三星从成长到辉煌,每一步都离不开韩国政府在背后的影子。然而当成长到“大而不能掉”的地步时,韩国政府对三星如今是更多的忌惮,而非依靠。兜兜转转近100年间,三星和韩国政府碰撞出了怎样的火花。政府倾心扶持1938年,李秉哲创办了三星商铺,开始了一段传奇的创业之旅。在日本入侵韩国结束之后,李秉哲重新成立了三星物产公司,并将其搬到了首尔。和平带来了三星公司的迅猛发展。扎根于国际贸易的三星,很快赚得盆满钵满,为日后并购打下了资金基础。20世纪70年代,韩国政府为了推动经济发展,实现经济独立,决定在政府层面鼓励重化工业发展。而这也给了李秉哲充分的契机。在政府的政策引导和部分资金扶持下,三星成立了三星化工,三星石油等子公司。决定在重工业,化学和石油等工业领域发展。也正是韩国政府给予的重化工业扶持计划,给了三星日后大力“砸钱”三星电子名满天下,创造了最大的资本基础。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开始,美国的半导体公司诸如仙童和摩托罗拉,开始将组装基地设立在韩国。而原因正是韩国大力鼓动国外电子类公司在韩国投资建厂。在韩国的政策扶持下,包括三洋和东芝等日本半导体公司也纷纷到韩国设立组装厂。但是,这种趋势维持了十年,韩国也依然没有任何技术进口,只是做着最简单的组装工作。到了1970年,韩国的经济结构受到了冲击。政府决定不在轻工业等领域继续扶持企业,转而将重点放在了半导体和电子领域。由此在1975年推出了“推动半导体产业发展的六年计划”。而在这一计划之前,1969年,三星电子公司成立。1974年,提前获得风声的李秉哲成立了三星半导体公司。韩国政府推动各大企业发展半导体和电子的决心是史无前例的。为此,韩国政府在同期开始推动国有企业私有化。韩国政府将许多政府主导或投资的银行、航空、以及钢铁企业纷纷实行民营私有化,以这种方式“转让”给各大财团,对其进行经济上的帮助。韩国政府所推行的“政府加大财团”发展模式也将半导体行业初期投资的巨额亏损模式进行了改善,避免出现巨额亏损一家企业无法承受而倒闭的不利局面。政府的倾心扶持带来了韩国重化工业以及半导体行业的突飞猛进发展。而三星作为其中的佼佼者更是不遑多让。在一众半导体扶持企业中,三星电子和三星半导体在李秉哲的独具慧眼之下,更具前瞻性地将宝压在了存储芯片行业。1983年李秉哲决定,对内存芯片以及存储芯片进行大规模投资,并且在韩国买下了超过200亩土地来建立存储芯片工厂。这一举动当时被视作一场大规模的赌博。因为在很多企业看来,三星进入的存储芯片市场已经是“夕阳西下”。外国企业都在纷纷退出这一领域。但是李秉哲的决定并非是一时脑热。1982年,韩国政府发布了半导体工业扶持计划,提出将实现国内消费电子产品需求和生产设备的进口替代。并且在韩国国内建立完整的半导体设备生产链。有了政府的扶持,李秉哲底气十足。从美光购买DRAM技术,从夏普购买加工工艺,三星同时与诸如英特尔等多个公司签订了技术转让许可协议。三星在进入这个市场之后,存储芯片市场变成了“修罗场”。三星每一块存储芯片的生产成本为1.3美元,而售价仅仅是30美分。这就说明三星每卖出一块芯片,就要亏损1美元。仅仅三年时间,三星电子的累计亏损就达到了3亿美元。但是此时韩国政府站了出来,为了能够扶持三星这类的企业,韩国政府将日本的战争赔款悉数投入了近来,给各大企业提供了3.46亿美元的贷款。由政府领投,在短期内又募集了私人投资20亿美元。三星在DRAM技术上碰到了技术难题,韩国国家电子通信研究所倾力协助。研发费用60%由政府承担。政府兜底、政府采购、关税保护等等一系列政策为扶持下,三星电子安心发展。在1987年美日之间的存储芯片政策大战中,三星终于借着全球存储芯片吃紧,从持续的亏损状态中解脱出来,开始盈利。此后赶上日本经济泡沫破裂,东芝,NEC等公司大幅削减在半导体电子上的投资。三星于是一举超过,在1992年成为第一大存储芯片制造商。图注:1977-2017韩国半导体出口金额来源:Wind,狮门1994年,韩国出台了《半导体芯片保护法》,并且规定了“五年半导体后续发展计划”。明文宣布,韩国国内尽可能实现自研自产,特殊设备需要进口的,也必须要求各大财团共同承包。从政府机构设置,到法律制度建设,再到倾力的资金扶持,韩国政府在三星电子的成长道路上,画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破裂的蜜月期在进入2000年之后,已经取得优势的三星电子以及三星半导体在全球市场上所向披靡。凭借着三星母公司在韩国其他领域的资金收入,三星电子在全球芯片市场持续进行反周期倾销和竞争,造成了大批国外竞争企业破产。经过十多年的竞争,如今在存储芯片市场上,三星已经占据了绝对的话语权。而第二大存储芯片公司SK海力士同样也是韩国企业。三星凭借着三星电子的爆棚式发展,一跃成为全球知名企业,并且在韩国国内取得了巨大优势。2017年,三星电子全球品牌排行榜中名列第六位,在世界500强中排名15,旗下包含156家子公司。占到国内GDP20%之巨的巨无霸,韩国政府早已不是当初的大力扶持心态,而是转为了全面打压。在韩国总统朴槿惠被弹劾的同时,三星当值的副会长李在镕也被同期调查。检方认为李在镕在朴槿惠任职期间,对其以及亲信崔顺实多次贿赂以谋取利益。李在镕被调查8个月后,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就裁定李在镕行贿、挪用公款、非法转移资产数罪并罚,判处5年有期徒刑。随后李在镕上诉,才被改判为缓刑4年逃过一劫。没过多久,韩国政府要求三星整顿内部交叉持股。而交叉持股方式正是李健熙惯用的以少部分股权控制整个三星的手法。同年,韩国政府还强迫三星人寿抛售价值15万亿韩元的三星电子股票。文在寅还在推进通过议会立法,禁止保险公司对关联公司的持股价值超过自身总资产的3%,以此来打击三星交叉持股的问题。不仅副会长被查,2019年,三星电子董事长李尚勋被提以破坏合法工会活动判处一年半刑期。韩国政府对财阀的炮火远不止三星一家。在文在寅带领下,韩国政府对财阀集团出手“不可谓不狠”。文在寅上台同年,提名金相九担任公平贸易委员会主席。2017年9月,金相九召集韩国财阀代表,宣布推动财阀改革公司治理架构,要求各大财阀限期完成。文在寅上台后第二年,就授意韩国检方突袭检查LG集团总部,调查取证LG家族成员涉嫌逃税一案。而在文在寅之前,朴槿惠时期的韩国政府先后对SK集团崔泰源会长实施拘捕,判处4年有期徒刑。韩华财团会长金升渊也被判处四年有期徒刑。韩国因财阀而起,也因财阀而恐。在经济不发达的年代,韩国政府鼎力扶持韩国财团,主动建立起了财团现象,将韩国的名片打到了世界的各个角落。而如今,刀枪入库,等待韩国财阀和政府的,将是越来越激烈的对抗。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2020年06月12日 11:43

理想和现实总有差距,这也是为什么要选对好平台的意义!

时间过去,犹如灰烬。时间走来,又是一年。你在工作,你在加班,你在学习,365个相似的日日夜夜,你积极努力,奋发向上,却仍旧焦虑不已,因为你的理想和现实的差距是这样残酷,令你沮丧的只想抱头痛哭。纪录片《人生七年》里,有14位主人公,导演每隔七年对他们进行采访,呈现出他们的一生。弹幕里很多人有感而发:人真的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轨迹,基本上出生就已经决定了。但是,总有人不信命。我的朋友小A,入社会3年,25岁就已经年入百万,是朋友圈内公认的成功逆袭的楷模。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大家都见过她拼命做业绩的模样:零下十几度的冬天,一个人站在大街上发传单拉客源;谈单的时候被客户发脾气泼冷水,就顶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路跟着客户赔礼道歉,最后成功签单;甚至有一次出车祸小腿骨折,还坚持把合同送到客户手中,才肯去医院,所有人都觉得她为了工作,几乎连命都不要了!但是小A却说:“这个世界上,总有人比你更努力更拼命,我的这点付出,其实真的算不了什么。”《欢乐颂》里,曲筱绡作为家境最好的女孩,最有资格混吃等死,却还是在过年的时候照样拉着行李箱满世界找生意。小A告诉我们的事实是,比你优秀的人永远比你更努力,而小A的成功,其实并不是取决于努力程度,而是取决于价值判断的能力。那些收入将你远远抛在后面的人,往往并不是比你更努力,也不是比你更聪明,而是他们学会了做价值判断,往正确的方向去努力,无高度和错方向的努力很廉价,真正拉开大多数人差距的是价值判断,在有限的时间里价值最大化。小A正是学会了做正确的价值判断,才知道“平台比能力更重要”,她选择加盟租客网成为全民合伙人,让自己的时间变得更有价值,不限时间空间,不限职业年龄,碎片时间充分利用,可以随时随地推荐房源赚取佣金,“睡”后收入稳定上升,这才是小A成功逆袭的真正秘诀。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你的人生,就是不断接受刀劈斧削的过程,直到棱角尽失,直到云淡风轻、沉默而平静,你要坚持,你要努力,更要选择正确的价值判断,让自己的人生更有价值!

2020年05月09日 10:06